1月初,两份报告的出炉引爆了微博和微信两大平台,催生了上百篇10万+热议文章,相关话题阅读量累计破亿。

什么报告威力如此巨大?答案是和生孩子有关!两份报告分别是著名经济学家、恒大研究院首席专家任泽平及其团队发布的《中国生育报告2019》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

报告结论相似——80、90后生育意愿消退,生育率持续走低,社会老龄化问题加剧,中国人口负增长的时代即将到来。

现实很严峻,影响也很深远——依靠人口规模获得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在失去人口红利后,必将面临劳动力不足、养老金入不敷出、产业结构剧变等危机,经济发展前景自然堪忧。

有人说,高校老师学历高、收入高,工作时间相对自由,平时上完课就能回家,每年还有寒暑假,应该扛起为国生娃这面大旗。

讲真,这面大旗我们还真扛不起。

作为自封的高校育龄女教师代表,我来告诉你真相——我们学历高不假,收入高却未必。以我本人为例,身在房子均价2万的二线半省会城市,每月月入7千左右,同是高校“青椒”的爱人和我收入差不多,结婚买房我们用的是自己多年的奖学金加上两家老人凑的首付50万,现在月供5千,去年30岁高龄生完一个娃后,每月更是捉襟见肘。

工作上,我和爱人都有巨大的科研和职称压力,课题和论文还未达标,入职四年还未晋升副高,除了上课之外,做实验和写论文占据了大部分时间。白天老人帮忙带娃,晚上回家我和爱人接力带孩子,寒暑假还要出去参加会议或学习。物质、时间、职业晋升三座大山压下来,养一个娃我们已感觉经耗光了所有力气,所以全家人(包括双方老人)都没有催我们要二胎的想法。

貌似我一个人也不能代表整个群体,那么,我就来介绍一下我所了解的高校育龄女教师生娃的现状吧。

01、见好就收型

好吧,这一种我还是典型代表,我们多为85后90初,年龄30岁左右,生完一个及时收手,快速回归教学科研第一线。我们这一批而立左右的“青椒”,哪怕没有房贷的压力或是老人给力能帮忙照顾孩子,也都肩负着沉重的职称压力。

一孕傻三年,生俩可是耽误五六年的时间,学院里同一批入职的没生娃的女博士已有两人晋升副高,你能不着急吗?之后来的年轻博士更是科研教学全面开花,同一个跑道上,大家都在全力奔跑,我们怎么敢中场休息跑回家生二胎?

02、艰难备孕型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女博士毕业时平均年龄30岁上下,如果结婚晚一点,再加上为了科研和职称推迟要娃的时间,等备孕时已快到35岁高龄产妇临界点,怀孕的难度可想而知。

早我三年入职高校的一位师姐因为和爱人的原生家庭都是赤贫,需要他们资助还在读书的弟弟、妹妹。所以他们原计划是先解决生计问题,等师姐评上副高,她爱人创业步入正轨后再要娃。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师姐的职称和姐夫的创业都按时达标了,在要孩子的问题上却迟迟没有进展,去医院检查,才知道师姐有多囊卵巢综合征,再加上马上35岁,卵子质量也不是很理想,怀孕难度很大。之后,他们两口子就开始艰难的求医问药之路,遍寻北京、上海等地知名专家三年有余,依然没有传来胜利的消息。

03、“老当益壮”型

这一类型可是高校女老师届支持国家人口大计的楷模。她们多为70末80初,年龄40岁上下,大宝早已上小学,职称大计也早就完成,房子买的早,多有两三套,再加上这个年龄段他们的爱人已身居要职或是多年家庭积累,经济上也没有太大负担,于是2016年全面二胎政策放开之后,这一批女老师虽然已经超过35岁高龄产妇红线,却是最实实在在响应国家号召的,这两年,我们学院有三位女老师生二胎,平均年龄38岁,最大的一位43岁。

04、万年丁克型

前面的三种类型都是还算是想生的,算是高校育龄女教师的主流。还有一种是真心不想生的。她们正常工作,正常结婚,但是就是不想生孩子。我们学院就有一位“铁丁”女老师,和人生观相一致的爱人早就确定了不要孩子,享受生活的婚姻观。

她醉心科研,今年才38岁就评上博导,同时更热爱生活,坚持锻炼练出了马甲线,寒暑假天南海北国内国外玩到嗨。虽然实际年龄已奔四,但看起来比我们都年轻,工作和生活状态确实令人羡慕。

05、不婚不育型

最后一种类型,是直接放弃婚育这个选项。身边这种类型很少,同时大都比较低调,并没有将自己的选择公开。学校里大家都知道的一位不婚主义者是教体育舞蹈的一位女老师,身形挺拔,容貌清丽,像高挑版的俞飞鸿,在美女稀缺的高校教师行当着实令人关注。

听说,十多年前她刚来学校时,得知她没有对象,学校的一些未婚男老师和想给她介绍的热心人都排起了队,可是她明确拒绝,并且坦然公开了自己不想结婚的人生态度,慢慢地也就没有人再去打扰她的生活了。现在40岁的她一人生活,妆容清淡,衣着简约,依然是我们学校的一道风景。

学术女神颜宁也是不婚不育届的代表人物。对于不结婚不生娃这件事,在回复微博粉丝提问时她坦诚地回答:“看了这么多评论很感慨,很少看见讨论女性自己想要什么......像我这么喜欢小孩子的人如果有了小孩势必影响我的生活自由和事业自由。我终归是爱自己多一点。”

其实,生育意愿下降一方面是经济压力和事业诉求的限制,另一方面也是社会进步和女性地位提升的反映。生与不生,生一个还是两个,选择权和决定权在我们自己手里。越来越多的女性不单局限于家庭或是养儿育女的空间内,而是渴望更多地探寻广阔的人生舞台:或是追求事业的进步,或是拓展成长的边界,或是了解更真实的自我。

爱自己多一点,成为更好的自己,才是真正值得我们钻研一生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