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委内瑞拉食品匮乏,通货膨胀严重,治安混乱,300-400万(委内瑞拉总人口2960万)沦为难民流亡海外。这是自1958年,委内瑞拉进入资产阶级民主代议制阶段后,从未有过的惨状。这一切全拜查韦斯(1999-2013任委内瑞拉总统)和马杜罗(2013至今任委内瑞拉总统)所赐。

查韦斯号称贫民总统,以“”玻璃瓦尔革命“”和:”21世纪社会主义“的名义获取选举胜利并四任总统。从已有资料看,底层民众的支持是查韦斯执政之根。

1958年-1998年推行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委内瑞拉民主行动党和委内瑞拉基督教社会党把持委内瑞拉政坛四十年,进行军事改革,确立文人政治,反对军事独裁,废除委内瑞拉和美国的不平的条约,提高石油价格,积极进行土地改革,积极推动拉美经济一体化运动。经过一系列的经济措施,委内瑞拉经济快速发展,成为拉美地区经济较发达国家。但是两党长期把持政权造成的官员腐败和日益加剧的贫富分化,引起民众极大反感。

立志改变委内瑞拉,救民众于水火的查韦斯开始准备竞选总统。委内瑞拉民主行动党和委内瑞拉基督教社会党把持委内瑞拉政坛四十年,党员近300万,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是其选票主要来源.底层选民的选票是查韦斯竞选成功的关键.唤醒底层民众,激发参与热情,成为查韦斯的唯一选项.

在委内瑞拉,农民和农业工人,约占经济活动人口的10%.半无产阶级人口几乎占了人口的50—60%。他们通常没有工作或在非正规经济部门工作,非正规部门占了经济活动人口的一半,约500—600万人。居住在大城市周围贫民窟的主要为非白人,在上世纪90年代,他们陷入极度贫困之中,许多家属被迫重返农村.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这是左右选举结果的核心.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民粹主义是查韦斯的不二之选.

查韦斯推行的高福利的民粹主义虽然短期内能够改善底层民众的处境,但其负面效应非常明显。它只会让穷人不愿意通过个人的积极奋斗摆脱穷困的处境,反而高度依赖政府慷慨的馈赠。更糟糕的是,要想持续获得穷人的支持,政府还必须不断维持并扩大这些福利政策。更为要命的是查韦斯和马杜罗政府在经济方面更是一塌糊涂。

查韦斯在位期间制定了一系列帮助底层民众的住房计划,教育方面的罗宾森计划,苏克雷计划和医疗,食品,供电等等方面的惠民计划。十九年间共计投入近800亿美元。这一系列计划帮助底层民众把识字率提高到99%,为贫民提供了60万套免费住房,以及免费的医疗,教育,廉价的食品等等,兑现了查韦斯对选民的承诺。

委内瑞拉是世界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石油收入占财政收入的70%以上。1998年国际原油价格不足20美元/桶,委内瑞拉外债97亿美元;2013年国际原油价格100美元/桶以上,委内瑞拉外债300亿美元;2018年国际原油价格55美元/桶,委内瑞拉外债1100-1200亿美元。1993年-1998年,委内瑞拉年均石油收入152.17亿美元;1999年-2013年委内瑞拉年均石油收入565亿美元,2014年-2018年委内瑞拉年均石油收入约420亿美元(因委内瑞拉政府停止公布经济数据,只能估算)。也就是说查韦斯,马杜罗政府十九年间比上届政府多收入7118.77亿美元。(年均374.67亿美元),然而外债增加约1000亿美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十九年来,委内瑞拉政府增加的外债已经超过民生福利的投入。而高达7000亿美元的石油收入被糟糕的“国有化”政策侵蚀殆尽。

查韦斯打着“玻璃瓦尔革命”口号的国有化政策沉重打击了委内瑞拉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截止2018年底,查韦斯,马杜罗政府以提高税收,提高股份占比,国家征收等方式迫使1800家外资,民营企业离开,造成大量的资金和人才流失。致使 国内企业设备,技术落后,生产效率低下。

查韦斯,马杜罗追求的绝对不是社会主义,“21世纪社会主义”只是宣传口号,政治集权才是他们的目标。利用民粹主义,获得选民优势是为了彻底扫除集权道路上的障碍。他们先通过两场公民投票创设了制宪会议,设立“紧急司法委员会”取代原来的司法权;宣布紧急状态,设立“紧急立法委员会”,取代原来的立法权。同年12月查韦斯顺利制定了“玻利瓦尔宪法”,将1961年宪法规定的两院制改为一院制,同时大大削弱了立法权和司法权,巧妙地突破了分权制衡机制,将国家主要权力集中于总统独占。向新成立的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委任立法权”的法案,授权查韦斯以法令治理委内瑞拉一年,查韦斯一下子颁布了49项法律,包括石油法、土地和农村发展法、合作社特别法、银行部门改革法、渔业法、科技创新法等国计民生的重要法律。利用公投修改宪法,取消总统任期限制,使总统,州长,市长等行政职位可以无限期连任。

查韦斯说在执政14年内,四次获得国会授予委任立法权,时间长达四年半之久。不少备受争议的法律都是查韦斯利用这种权力颁布的。对于司法系统,查韦斯将最高法院法官的人数从20人增加到32人,进而任命了9名亲信。

2016年,国际透明组织公布的全球清廉指数排名中,委内瑞拉在176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166位,是拉美最腐败的国家。委内瑞拉贪腐和资金滥用问题严重。由于行政权力没有受到有效监管,从商品进口到政府补贴,再到最终的分配和销售,在商业流通的每个环节都有人投机牟利,倒卖和走私商品的现象十分普遍,贪腐丑闻层出不穷。2013年时任委内瑞拉央行总裁的艾梅·贝当古(Edmée Betancourt)说,2012年委内瑞拉央行通过国家汇率管制体系共获得590亿美元,其中有约为150亿美元到200亿美元不见踪影;安道尔政府2015年3月安道尔政府对安道尔公共银行的调查表明,有人假借影子公司通过安道尔公共银行隐匿和转移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价值20亿美元的资产。

在查韦斯,马杜罗十九年的统治下,委内瑞拉却成为世界最严重的通胀国家之一、最严重的暴力犯罪国家之一,法治指数最差国家之一,世界最危险的投资目的地之一。

作者认为,在委内瑞拉当前的困境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祝委内瑞拉人民好运!

原创不易,如果喜欢,请关注作者,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