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点评三国风云人物:袁术(五)荆兖争霸

文:小A斯蒂芬

从历史角度来看,袁绍的名气远要比袁术大很多,但是无论怎么说从袁氏家族内部的角度来看,袁术的正统性都要远远高于袁绍,这一点是袁术能够取得阳城争夺战最终胜利的重要原反黑组陈小春因。

阳城争夺战的胜利对于释妙善袁术也是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之后袁术成为了中原地区最具势力与实力的诸侯。这一点让拥护袁绍的袁氏家族激进派改变了争夺豫州的初衷,促使袁绍北上去争夺冀州的资源。

二袁

在这个时间点上,也即是初平三年的时候,袁术派遣孙坚征伐荆州刘表。袁术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是要巩固自己的后方,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恐怕都会选择这么做。由于孙坚曾经担任过长沙太守,在荆州拥有一定的人气,所以由孙坚负责征讨荆州是具有一定优势的。实际上这场战事的初期孙坚也一直处于优势,如果不是他后期轻敌冒进的话,荆州恐怕就要被袁术收入囊中了。可惜事与愿违,孙坚“单马行岘山”算是虎落平阳了吧,结果被黄祖的军士所射杀。

孙坚的死,对于袁术的事业打击是很沉重的,不但让袁术失去了统一荆州的机会,失去了孙坚这个臂膀,恐怕还让洛阳一带本就不太安分的地盘变得若有似无。

孙坚之死

每次看到这里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想法,就是袁术派遣孙坚征讨荆州的做法并不是最佳选择也完全没有必要。我这么说恐怕是会引起许多人的反对。但是我这个想法是有原因的,首先从刘表方面来看,虽然史书记载刘表是与袁绍联合的,但是也有过刘表上袁术为南阳太守的友好记载,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能够感觉到刘表的守城之心。所以刘表对于袁术并不具备过多的威胁,只要划分好与刘表的利益关系,是可以相安无事的。

个人感觉,在当时摆在袁术面前的最佳发展方向其实是北上,以征讨袁绍的名义去与曹操争夺兖州。我这个设想之下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是应不应该征讨袁绍;另一个是兖州可不可以与曹操争夺。

我们先来看第一个问题,就是应不应该征讨袁绍。我认为应该。应为袁绍在酸枣的时候曾经提出过要另立刘虞为帝的设想,而且还曾经写信跟袁术专门探讨过这个问题。史书记载袁术当时虽然是“阴怀异志”但还是以“外讬公义”的方式拒绝了袁绍。

袁绍

袁绍的这一行为虽然拥有一定的拥簇,但还是遭到了一部分诸侯的反对,比如曹操就曾经公开的反对过袁绍。所以假如袁术在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的话是会获得一定支持率的,这就为袁术北上找到了正义的借口,打下了基础。

那么第二个问题,袁术当时可不可以去争夺兖州呢?很多朋友的印象中可能会说不可以,理由大概是曹般若视觉操当时正在兖州发展,谁也不是曹操的对手。有这种想法的人大概不在少数,但是个人感觉这么想未免太过简单太过曹哈了。我认为袁术当时完全有能力与实力去争夺兖州。

首先,兖州当时的状态是一片混乱,据《三国志武帝纪》记载初平三年的时候,兖州先是遭到了黑山军于毒、白绕、眭固等人寇略魏郡东郡的战事,后来又遭到匈奴流亡王子於夫罗的入侵,以及青州百万黄巾军的入侵。兖州刺史刘岱还死在了与黄巾军的战事中。而曹操正是在这一系列的战事中逐渐壮大起来的,并相对顺利的得到了兖州。

曹操的这种顺利得益于两点原因,一个原因是北方的袁绍成功的阻止了公孙瓒的南下争霸。公孙瓒是任命过兖州刺史的,假如袁绍在界桥之战中败给了公孙瓒,那么曹操恐怕是不能顺利得到兖州的。另一个原因我认为其实就是当时的袁术将发展方向锁定在了统一荆州上,而没有选择北上去争夺兖州。

抽烟的曹操

袁术的这种做法其实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战略性失误,尤其是在孙坚战死以及荆州战事失败的背景之下,不但成全了曹操,也得罪了荆州的刘表,甚至还让豫州陷入到了长久分裂的境地。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应为当曹操在兖州站稳脚胎妖跟以后,势必会以冀州袁绍为依靠,南向去争夺与兖州有着漫长边界线的豫州。更何况曹操的老家乃是豫州辖下的谯县。

袁术第一次征讨荆州之战失败以后,他的战略动向也就被迫不得不从进攻转为防守,以巩固既有利益。

大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吕布从洛阳来到了南阳投奔袁术,并给袁术送上了一份大礼。

袁术

吕布来到南阳的原因我们都知道,是在他与王允联合诛杀董卓以后,由于政策性失误引起西凉军李傕郭汜等人的不满,于是他们就以为董卓报仇的理由反攻长安。在叛军攻破长安城的同时,吕布趁乱出逃投奔南阳袁术,他给袁术带来的大礼正是董卓的首级。

按着常理来说,假如有个人将你杀母杀兄的仇人的首级送到你的面前,你会对这个人如何看待呢?我想大概会很是感激,并赠予厚谢。所以《三国志吕布传》中所记载的吕布投奔袁术以后被袁术“拒而不受”的说法是不真实的。《三国志》中的这一现象自然是属于政治倾向问题,其中没有记载吕布将董卓的首级送给袁术这件事,也就很好理解了。

吕布将董卓首级送给袁术这件事,最初是出现在《英国旗连一连雄记》中,在吕布争夺兖州失败投奔徐州刘备的时候,袁术曾经邀请吕布和自己一起夹攻刘备,并给吕布写过一封信。信中袁术列举了吕布对自己的三大功劳,其中第一条就是吕布杀董卓并将首级送给袁术。既然是袁术信中所写,想来这件事还是真实存在过的,所以《后汉书吕布传》中袁术对吕布“待之甚厚”的说法更为可靠。但是由于史料已经不全,袁术待吕布到底是怎样一个甚厚,我们现在也不得而知,只能是猜测。个人感觉袁术给吕布在南阳北部弘农一线划一块地盘的可能性比较大,这样以便其帮助自己抵御来自西凉军阀的威胁,这里主要指的当然是弘农的张济所部。

吕布与貂蝉

不过,吕布的性格毕竟决定他不会像孙坚那样忠心的为袁术卖命。《后汉书》记载吕布“自恃杀卓,有德袁氏,遂恣兵钞掠”,袁术的态度是“患之”,然后吕布由于心怀不自安就选择离开了袁术。所谓的“恣兵钞掠”无非就是在吕布走的时候打劫了一下南阳的部分县镇。

这里面袁术是如何“焚烧帝国患之”吕布的也没有记载,想来两人也应该算是“和平分手”。应为有迹象表明当时的袁术根本没有闲暇去顾及吕布的去留问题,因为他正再次陷入到与刘表的战事纠缠之中,这就是袁术的第二次征讨荆州的战争。

据《徐佳宁前妻徐翠翠三国志武帝纪》记载,在初平三年的年底,袁术应为与袁绍“有隙”而向公孙瓒寻求援助,原文是这样“袁术与绍有隙,术求援於公孙瓒,瓒使刘备屯高唐,单经屯平原,陶谦屯发干,以逼绍。太祖与绍会击,皆破之。”

这件事我在本系列《公孙瓒篇》中曾经讲到过,他应该是属于公孙瓒与袁绍争夺青州的龙凑之战的一部分。这段记载中所提出的三个地理位置,高唐、平原以及发干都是位于冀州青州兖州交汇处的重要城市,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其实就是一场袁绍公孙瓒争霸的延伸战役,主要是为了争夺青州的地盘。

公孙瓒

但是我们从“袁术与绍有隙,术求援於公孙瓒”这句话中的“求援”二字可以感觉到,袁术似乎是遇到了什么由袁绍而引发的难题或者是难关。虽然公孙瓒发起龙凑之战并不是应为袁术,但是袁术却一定曾经向公孙瓒提出过这种需求。

那么袁术到底遇到了什么难关呢?

在《三国志武帝纪》中在上面这段记载的后面,直接写到了初平四年的春天,原文是这样“四年春,(曹操)军鄄城。荆州牧刘表断(袁)术粮道,术引军入陈留,屯封丘”

也就是说曹操屯驻在鄄城的时候,荆州牧刘表派兵切断了袁术的粮道,袁术被迫引军入陈留。

刘表

断粮道这种事情在古代战争中司空见惯,但一般都是在攻守双方交战期间处于劣势的防守一方反败为胜的重要军事手段。所以个人猜想,这场战事应该是袁术发起的又一次讨伐荆州刘表的战争。这可能就是袁术向公孙瓒求援的原因,也就是说袁术想要再次发起讨伐荆州的战争,而当时的刘表已经与袁绍曹操等人结成同盟关系,袁术害怕袁绍曹操等人会来帮助刘表,于是就请求公孙瓒出兵牵制住袁绍曹操。而这也正与公孙瓒的发展规划不谋而合,所以《后汉书袁绍传》中才记载是公孙瓒遣兵至龙凑挑战。

袁术所发动的这场第二次讨伐荆州的战争,很明显又是以刘表的胜利为结局的,这主要原因是在刘表的治理下荆州内部的各方势力的人心已经趋于统一,对于入侵者更是同仇敌忾。袁术的失败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一种必然。

不过我想,在这里总结袁术失败的原因,应该还有一条大环境背景下的事件,也就是李傕郭汜入主长安以后派遣马日磾赵岐出使和解关东的政治事件。

马日磾

马日磾赵岐出使和解关东的事件在汉末的历史上非常有名,喜欢三国的朋友也应该比较熟悉。当时马日磾是正使,而赵岐是副使。两个人刘一手花姐在走到洛阳的时候,决定分头行动。由赵岐东进冀州去和解袁绍与公孙瓒,而马日磾则南下去调解袁术与刘表。赵岐的和解我们在《公孙瓒篇》中重点讲过,虽然历史记载比较扑朔迷离,但是整体还算是顺利完成了任务。而马日磾的出使就非常的坎坷,甚至马日磾自己还因为这一场出使而送掉了性命。

马日磾到达袁术那里以后,《三国志袁术传》记载他先是按着李傕的意思,拜袁术为左将军,封阳翟侯,假节。所谓的假节,也叫做持节,是皇帝授予臣子官员代表皇帝行使权力或者执行任务的一种凭证。袁术之前的官职是后将军,但那个是董卓时期封的,现在换了李傕郭汜执政当然是要换一下的。左将军虽然与后将军大体相当没什么不同,但是毕竟还多了一个阳翟侯的爵位,对于袁术来说还算是北虫草怎么吃升职了。阳翟是颍川郡的治所,在这里可以看出朝廷的用意,等于是承认了袁术所获得的豫州地盘,同时也应该是含有希望袁术能够停止对荆州的军七龙珠之无敌体修事行动的意思。

然而很明显,袁术对于朝廷的这种安排并不买账,他应该是以检查马日磾符节真伪的借口,将马日磾的符节借过来观看并扣留在身边,同时也将马日磾扣押了起来。后来袁术以马日磾的名义征拜了许多自己的属下,为他的发展创造了许多的方便条件。

袁术

据《后汉书孔融传》记载“初,太傅马日磾奉使山东,及至淮南,数有意于袁术。术轻侮之,遂夺取其节,求去又不听,因欲逼为军帅。日磾深自恨,遂呕血而毙。”

我在本系列《“唯一被动”马日磾tamama二等兵篇》中对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进行小小杰鼠标连点器过剖析,原文标题是《孔融绝色狂妃,红烧鲤鱼,一路向西2独议不给马日磾丧事加礼的真实原因,一个被动可怜人的身后事》,有兴趣的不妨搜索翻出来再看一遍,这里就不再赘诉了。

这里面需要说明的是,马日磾出使去见袁术的时候,肯定是先到达的南阳,因为袁术当时的发展方向始终确定在荆州上,所以他一定会屯驻在南阳。

马日磾赵岐出使和解关东这件事在当时引起过不小的轰动,许多的诸侯都纷纷响应了朝廷的号召停止互相的争战,尤其是当时诸侯中两大阵营的首脑人物袁绍与公孙瓒都做出了友好的让步或者说是妥协。并且双方在第二年,也就是初平四年的春天正式撤兵,其实也算是在短时间内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和平。

但是,在这种大的趋势之下,袁术却做出了与之背道而驰的行为。他先是如前面所讲发起了第二次征讨荆州的战争,而后有发起了“引军入陈留”去争夺兖州的战事。

虽然《三国志武帝纪》中将袁术第二次征讨荆州之战中被刘表断粮道的事情与袁术“引军入陈留”去争夺兖州的战事联系到了一起,但是个人感觉,这两件事在事件上虽然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可是在时间上却并不是衔接在一起的。袁术第二次征讨荆州应该是发生在马日磾从长安出发直到到达南阳期间,而袁术“引军入陈留”则发生在初平四年的春天,也就是赵岐在冀州斡旋袁绍公孙瓒和解的期间。

其实,袁术这是一种破坏关东和解的行为,包括他扣押马日磾的行为,都可以理解为是在破坏和解。他的这种行为极其不得人心,但也是迫不得已所为,应为在经过了两次征讨荆州失败以后,袁术在南阳的统治能力已经岌岌可危,他不得不被迫撤出南阳。在加上当时活动在兖州的黑山军以及於夫罗所部向自己抛来了橄榄枝,于是就打算北上兖州陈留去开辟新的地盘。

袁术引军入陈留的战事经过,在《三国志》和《后汉书》中都有记载,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些相关的记载:

《三国志武帝纪》“四年春,(撤出)军鄄城。荆州牧刘表断(袁)术粮道,术引军入陈留,屯封丘,黑山馀贼及於夫罗水晶冰粉等佐之。术使将刘详屯匡亭。太祖击详,术救之,与战,大破之。术退保封丘,遂围之,酱汁淮山未合,术走襄邑,追到太寿,决渠水灌城。走宁陵,又追之,走九江。夏,太祖还军定陶。”

《三国志袁术传》“引军入陈留。太祖与绍合击,大破术军。术以馀众奔九江,杀扬州刺史陈温,领其州。”

《后汉书袁术传》“四年,术引军入陈留,屯封丘。黑山余贼及匈奴于扶罗等佐术,与曹操战于匡亭,大败。术退保雍丘,又将其余孟祁佑众奔九江,杀杨州刺史陈温而自领之,又兼称徐州伯。”

从以上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袁术进入兖州以后虽然得到了黑山军以及於夫罗的帮助,扩充了军力,但是却一再失利,一败再败,几乎是陷入到被曹操追着打的境地。

曹操才不是鲁蛇

不过,在这里有一个疑问,就是从袁术进入兖州的活动路线或者说是被曹操追击的路线上来看,他始终都没有离开过陈留郡境内。那么在此期间陈留太守张邈为什么没有露面呢?他去了哪里呢?

按常理来看,两个大军阀曹操和袁术在自己的地盘大开杀戒,张邈是不可能不知情的。至少也应该五更液出面阻止一下,或者说摆出自己的立场。而且陈留郡先后有许多城市被卷入到这场战争可谓损失惨重,其中包括有封丘、匡亭、襄邑、太寿(即太寿水)、宁陵以及雍丘。尤其是雍丘,基本可以肯定这里应该是以张邈张超兄弟为首的张氏家族的根据地,可《后汉书》记载袁术最终退保的地方竟然就是雍丘。

张邈

莫非是张邈怕事躲起来了?这显然不太可能,张邈作为汉末诸侯之一,在当时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既便是张邈应为怕事不肯出面,他的弟弟张超以及他的属下中就没有一个人敢于出k9585面说点什么吗?

基于这些疑问,我个人有一个猜测,袁术之所以 “引军入陈留”恐怕是在得到张邈的默许之下的行为。也就是说张邈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对之前“拥曹牧兖”的行为,产生了后悔的心里。于是他暗中结连袁术,希望通过袁术的军事力量抑制住曹操在兖州的发展。只不过出于“中庸”思想的左右,张邈或许是以同为发小的名义,采取了中立避嫌的态度。

袁术最终在这场争夺兖州的战争中败下阵来,他的失败是在天下诸侯们翘首以待马日磾赵岐和解关东成果下的失败,但主要还是曹操的军事实力愈加强大愈加成熟下的失败。

袁术征讨荆州的战争发动的太早了,而争夺兖州的战争又来的太晚了。或许这就是叫做命运吧!

就这样,袁术争夺荆州兖州均以失败告终,他不得不放弃南阳,撤离陈留,逃奔到九江,也就是淮南。这也是袁术正式开始亲自统治淮南的开始。

他的人再美也美不过想象生传奇,又会续写出哪些故事呢?请看下一篇。

小A斯蒂芬写于2019年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