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每一年都要出一部神作,上一年折戟戛纳电影节的《焚烧》,本年被《寄生虫》夺回,《寄生虫》也成为韩国电影初次拿下戛纳金棕榈大奖的影片,而我国至今也仅有《霸王别姬》获得过戛纳金棕榈大奖,可知其重量之重。

而现在这部《寄生虫》叙述的故事和上一年夺得金棕榈大奖的日本影片《小偷宗族》又有点相似,相同叙述社会两极分化的影片,可是这部《寄生虫》不单单是叙述底层社会的故事,而是将底层、上层两个社会进行比照,愈加直击人心,愈加血淋淋!

在金棕榈大奖的加持下,宋康昊、李善均两大影帝飙戏,《寄生虫》在韩国上映后带动千万人次的观影,而在我国豆瓣平台上评分高达9.1分,好于 98% 剧情片,那么这部影片究竟都叙述了什么,又带给咱们什么样的考虑呢?

1、生计的头等大事

关于一个家庭来说,怎么生计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头等大事。

在影片中,基泽一家四口赋闲在家,成为无业游民,住在拥堵狭隘粗陋的地下室,和他们相同的无业游民还有大批人,在竞赛剧烈的社会,经济环境的日益严峻之下,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赋闲,越来越多人的找不到作业,没有了作业的人,生计无疑受到了极大要挟。

从住宅到衣食,基泽一家遭受着最为底层最为艰苦的日子。

而与此相反,那些有钱人阶级,好像一点点不受环境的影响,没有衣食住行的困扰,更介意的是日子的质量。

由于经济基础的不同,关于生计的情绪截然相反,这也就造就了相互的敌视,成为了社会不稳定的本源地点。

2、为了生计不择手段

一个偶尔的时机,基泽的儿子基宇遇到了一个作业的时机,而这个时机也成为了这个家庭寄生上流日子的突破口。

为了生计,他们不择手段,这是赋性地点。

从假造文聘,到假扮教师,再到规划弄走司机、管家,基泽一家将诈骗手段运用地驴火纯情,明显比《小偷宗族》中的“偷技”更胜一筹,可是本质上却并没有任何差异,他们都是为了生计。

他们有着自己共同的技术,却遭受社会的不公正对待,不得不成为无业游民,不得不开端诈骗,乃至杀人,在生计面前,不择手段是种无法的选择。

3、比困难更为困难的日子

虽然基泽一家经过自己超高的诈骗之术成功混入有钱人家庭,住着豪宅,享受着美食,全部都看似安稳,实则危机四伏,虽然这是他们朝思暮想的日子,在现在也得以完成,可是好景不长,却被前管家的回来给完全打破。

而这打破的不仅是他们朝思暮想的富豪日子,更是带给他们史无前例的恶梦,让他们看到了比他们更为困难的人,更为困难的日子,以及不得不面临的严酷实际!

贫民之间的争斗正式开端,由于为了相互的生计,他们不得相互揭露,相互损伤,直至变成大祸,一个豪宅再次空置。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不如意的日子,当咱们在看到自己惨痛的日子时,殊不知,还有比咱们愈加惨痛的人!

4、血淋淋的贫富距离

两极分化、贫富距离,并未跟着社会的开展而缩小,反而还有所扩展。

基泽一家和朴先生一家,血淋淋的展现着社会的贫富距离。

一家是粗陋的地下室,一家是大豪宅,一家为生计所奔走,一家享受着日子中的夸姣。

滋味,这一一再呈现的要害台词,正是成为影片中全部矛盾迸发的导火线,即便基泽一家住进了豪宅,享受着富豪日子,可是贫民的滋味却一直挥之不去,那种滋味不仅仅是表意的滋味,更是被严酷实际所感染的滋味,与朴先生一家方枘圆凿的一种滋味。

虽然可以改动外在的形象,可是被长时间所渗透的滋味,并不是时间短的时间内可以消除去的,而这也正是贫富距离所很难完全铲除的源头地点。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大雨降下的那一刻,关于有钱人来说不过是上天的一个打趣,而关于贫民来说那几乎便是灾祸。有钱人阶级底子不会介意你是否诈骗,由于钱已摆平了全部,而贫民阶级却在为全部焦头烂耳忙里忙外,乃至违法犯罪!

《寄生虫》透过两个家庭截然相反的日子对照,揭露出实际中的贫富距离问题,而在这距离背面,各方却并未找到相互的融合点,可以共存于这个社会之中。

有钱人只管自己的金衣玉食,钱让他们变得无比单纯,摆平了他们全部的全部,让这不再是他们人生、日子的方针。

而贫民呢,为了生计不择手段,没有最为惨痛的日子,只要更为惨痛的人生,可是他们并未抛弃过对夸姣日子的神往,和努力奋斗。

可是贫富距离而发生的各自的成见,一直是一道耸峙在各方的高墙,难以逾越,贫富距离,两极分化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心里对与相互的防卫,成见,这不会缩小距离,而是会让距离愈来愈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