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 击 蓝 字             关 注 我 们


“一苏大会”后,毛泽东被安排在瑞金叶坪谢大娘家寓居。这幢房子本来是谢姓地主的房子,被苏维埃政府没收后,分给了贫穷大众住。新主人也姓谢,是一位老大娘。赤军住进来后,谢大娘就自动把房间让给了毛泽东寓居和工作,自己则搬到了毛泽东住宅楼下的房间里。

每天,毛泽东安静地在楼上处理工作,谢大娘则安静地在楼下做家务,两人默契地像是一家人。

转瞬到了冬季,气候逐渐冰冷。一天中午,毛泽东哈着气,从外面回来,看见谢大娘正坐在门口纳鞋底。这几天风大,门口更是冷得待不住。毛泽东疑问不解,便上前亲热地问好说:“大娘,天这么冷啦,您怎样还在门口做针线活呀?”谢大娘急速站了起来,不经意地回答道:“屋里太暗,不便利,门口明亮些!”

毛泽东随即走进房间观察,见狭隘的房间里虽然后墙上有一个小窗户,但外面的大樟树正好遮住了光线,屋内很暗,简直伸手不见五指,假如不点灯的话,即使是在白日也很不便利。见此情形,毛泽东不由暗暗地自责,老大娘为了支撑赤军,把好屋子让出来,却让她自己生活在昏私自。毛泽东默默地脱离屋子,马上去找管理处的同志商议,要为谢大娘处理采光的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管理处的同志依照毛泽东的指示,买来了玻璃瓦,请来了泥木匠,将大娘房间一侧的楼板锯开个大口儿,开成一扇“平躺着”的“天窗”,然后在天窗上方的屋面上换上了玻璃瓦,钉好了采斗。不出一个上午,本来昏暗湿润的房间豁然明亮了起来。毛泽东还不定心,让警卫员拿来一本书,在窗下试了试光线,公然明亮得能够穿绣花针。阳光从玻璃瓦透过天窗照进了房间,不光光线好,冬季还能够借着太阳取暖呢。

谢大娘激动地说:“这亮光照得心里好温暖吆!”

毛泽东协助谢大娘开天窗的事,像风相同马上传遍了瑞金。当地的老俵还编成了民歌,唱道:“哎呀嘞……有一个故事你听捱讲,毛主席跟捱开天窗,开出个天窗明又亮,(介子个)共产党,便是那天上的红太阳……”

(本文选自《永久的初心——赣南苏区赤色故事》一书)


征    集

艺术设计学院官网微信大众渠道,即【辽石化艺术设计院】征稿啦!各位有才调无处发挥的小可爱们,这儿将成为你们展现自我的舞台,欢迎我们沟通共享。稿件要求:有必要原创,文体不限,字数要求700字左右。文章正文要求配图,相片需自己拍照。只需稿件在渠道宣布就有综测入账哦~快快来投稿吧~

投稿至邮箱:lnpuyishu@163.com

艺 术 设 计 学 院 宣 



作者 | 赣州市委党史办

排版 | 许乘慧

责编 | 张启明 董美玲

核 | 文奕

艺术设计学院

微信号:liaoshihuayishusheji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