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根据李永全教授在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米纳罗人究院博雅工作坊第十三工作间“当代俄罗斯的历史和文化基因”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编者按】

在全球化进程受到前所未有冲击的世界大变革时期,美国作为全球化的发起者和最大的获利者,却也正逐渐成为逆全球化的代表,以其为基点在国际贸易领域辐射出的巨大压力正以贸易摩擦和制裁等方式笼罩着中国、俄罗斯等诸多国家。在美国鼓吹多年的民主和自由的包装之下,根植的逻辑其实是要求全球化规则为自身提供足够的优惠条件,使得国际资本全球化集中为美国服务,从而确保其在贸易领域的绝对优先地位。

在日益紧张的国际贸易环境之中,中俄等各大新兴经济体都提出了自己的应对方案,中国社科院大学的李永全教授以中俄在国际舞台上各自提出的应对战略及其对接为切入点,为我们厘清了“一带蔡同伟一路”、欧亚经济联盟、大欧亚伙伴关系和欧亚经济伙伴关系等概念及其关联,通过观察中俄提出的不同战略方案之间的异同和磨合,为我们理解当代国际视野中的中俄关系提藏天朔坐牢供了新的视角。

概念纵览

“一带一自卫队酷刑路”是中国在改革开放新时期向国际社会提出的全新理念、全新原则、全新方式的合作倡议,主张以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开展务实合作,建立新型国际关系;欧亚经济联盟是俄罗斯主导的,原苏联空间一体化进程中的具体成果,也是美俄地缘政治博弈的重点布局;大欧亚伙伴关系是俄罗斯20秦江灏15年末提出的向东外despire 中新领袖天地 双花双叶又双枝交变化的重要内容,其目的是抵御美国和西方的攻势,最终实现强国梦;欧亚经济伙伴关系是“一带一路”与大欧亚伙伴关系发展的中俄战略对接点,处理好该对接关系有助于推动“一带一路”在俄罗余峻承斯地区的建设和开展,目前主要体现在“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方面。

欧亚经济联盟

欧亚经济联盟是独联体地区一体化的重要成果,这一进程中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是核心。布热津斯基曾在《大棋局兄贵引导人民》中指出,没有乌克兰,任何一体化的成果都只是亚洲而不是欧洲,所以俄美在该地区的博弈是非常激烈的,并且还将持续下去。对于“一带塞乐塞减肥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有人认为“一带一路”是倡议,欧亚经济联盟是实体,鬼客bgm二者对接逻辑不通,此外,欧亚经济联盟是多国组成的经济体,俄罗斯在没有与其他成员商量的情况下与中国签订重要协议,也表明俄罗斯在地区一体化进程中的绝对主导地位。

今年5月,中俄就“一带一盟”对接签署了经贸合作协定,虽然协定没有实际约束力,但意义重大。首先,他将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经贸合作建立在世界桃儿与阿朱贸易组织的规则之上;其次,这是一项制度性安排,为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合作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树立了良好的范式;三是该协定既考虑到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的整体情况,也照顾到了双方合作的具体特点。

大欧亚伙伴关系

大欧亚伙伴关系是普京于2015年末提出的,目的是使俄罗斯在面对西方制裁和压力的情况下能够摆脱困境。虽然不是官方表态,但俄罗龟仔粿斯主要的智库指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目标朱鹤亭简历是使俄罗斯成为欧亚地区尤其是北欧亚地区的强国,但最终还是要成为世界强国。大欧亚伙伴关系提出有四个目的,一是复兴进程的需要,二是国内发展的需要,三是远东发展的需要,四是应对“一带一路”的需要。大欧亚伙伴关系内容涵盖政治、经贸、安全、交通基础设施、能源、农业等领域,既有虚也有实,既着眼于当代也面向未来。

“一带一路”和大欧亚伙伴关系合作的对接点:欧亚经济伙伴关系

大欧亚伙伴关系提出后的2016年6月,中俄签署联合声明,提出要共同构建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实际上就是指俄罗斯提出的大欧亚染血铸币伙伴关洪元涛系,其中既包括政治内容又包括经济内容。与俄罗斯支持一带一路相同,中国对大欧亚伙伴关系也持支持态度,并提出双方应重点加强经贸领域务实合作的建议,得到双方决策层的认可。在之后中俄签署的多项合作文件中,该领域合作的表述从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变为欧亚经济伙伴关系,所以重生翼龙之吞噬进化欧亚经济伙伴关系是“一带一路”和大欧亚伙伴关系合作的对接点。

按照俄罗斯的思路,构建希娜姆欧亚经济伙伴关系需要吸收上合组织成员,欧亚经济联盟成员甚至东盟成员,但实际上欧亚经济伙伴关系这一体系仍面临着诸多问题。首先,大欧亚伙伴关系是俄罗斯主导的,不是不可逆的,一旦俄美欧关系出现重大转机,大欧亚伙伴关系也会随之发生变化,欧亚经济伙伴关系的发展俏警花方向和建设速度也将具有不确定性;其次,俄罗斯作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倡议发起国和欧亚经济联盟倡议发起国之一,其经济结构、贸易结构和对外经济联系具有很大的局限性,所以涂艳军它的前进道路很可能是曲折的;第三,欧亚经济委员会目前权限有限,它是欧亚经济联盟的决策机构,对外谈判由其承担,但目前欧亚经济联盟授予它的权力只是对叩叩叭外搞贸易谈判,不能搞投资谈判,所以欧亚经济联盟如果作为整体和中国或任何其他地区合作,也将面临很大问题;第四,上合组织框架内的务实合作尚缺乏完善的机制,甚至缺乏共识。所以综上来看,欧亚经济伙伴关系的建立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在未来的推进中逐步加以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