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娃一两岁的时候基本都能背一两首唐诗,就连汪涵曾经自曝过,沐沐2岁的时候就已经能背很多的唐诗,我家娃在2岁的时候也已经能背好几首唐诗,并没有特意地教,一般都是我在一旁念一句,她在沙发上打滚扑腾跟着回一句,久而久之,一首唐诗就能倒背如流。

听我爸妈说,我2岁的时候也能背很多唐诗,而且每背会一首唐诗,就喜欢挺着鼓鼓的肚子到处去和亲朋好友表演背唐诗,然后收获一堆零食。

但是在一些育儿公号里,还有在网上的随便一搜,就发现很多专家说“教2岁的宝宝背唐诗”违背了幼儿的身心发展规律,而且唐诗里头经常有颠倒字词正常顺序,与现今人们的语言习惯大不相同,还处在学习语言的幼儿根本接受不了这么复杂的语言体系。

最后专家盖棺定论,教幼儿学唐诗是十大育儿误区之首?

所以,照这样说,那些喜爱在家族群朋友圈微博等各处晒娃背唐诗小视频的父母,都是拔苗助长的父母?

可是,我个人的经历却与其相左,按理来说,我从小就被坑入“歧途”,应该遭遇各种语言和学习能力的障碍,可是我却恰恰在这方面如鱼得水,得心应手。

而且,在我那个年代,2岁就开始背诵唐诗宋词的孩子比比皆是,我大学的同学里10个有9个都是这么长大的。

既然是个普遍现象,存在即整理,那么背后一定有支撑其发展的科学依据和规律。

果不其然,被我找到了,原来背唐诗和右脑开发有关。

美国的知名教育学家格兰·多曼多年来一直从事人类潜能开发的研究,专注于脑损伤儿童的康复工作,在针对脑损伤儿童的诸多案例里,他发现了右脑和左脑的不同。

左脑控制语言,称为言语脑,控制思考的逻辑;右脑则是印象脑,不需要逻辑分析能力,言语沟通能力,靠直觉就能掌握情报,清楚地获得印象。

鉴于大脑的特点,他发明了特殊的“右脑教学法”,不仅能治疗脑损伤的儿童,还能提升健康儿童的智力发育。

我们传统的教育通常重视的都是左脑的言语沟通能力、理性分析以及逻辑能力的开发,提倡“先理解再记忆”,偏重通过反复的灌输练习对孩子进行教育。

而我们熟知的小孩子学习语言的过程,其实是一种“右脑思维”的方式,最开始他不需要循序渐进,按照规则进行学习,只需要对语言信息的进行综合处理,然后形成自己对信息的理解和领悟。

多曼在此后的科学实验中还证实了人类大脑有一个神奇的发展特征:大脑神经元的互相连接速度不是匀速增长的,而是呈现阶段性变化,在0-2岁的时候快速增长,过了这个阶段后增长速度就会明显变缓,所以,也有很多教育学家倡导应该在2岁之前,进行右脑开发。

唐诗作为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所用语言都是汉语中高度凝炼词汇,兼具韵律美和意境美,幼儿时期的背诵不求在理解中记忆,只期待在这朗朗上口的词汇韵律和节奏中,能带给娃无限的乐趣,进行无意识的记忆。

此外,每一首优秀的诗词背后都蕴藏着丰富的想象,此后孩子在朗读背诵唐诗的过程中,信息反复刺激右脑进行深层神经记忆,一方面能刺激右脑的发展,另一方面这些“悟性”元素也能停留在宝宝的脑海里,等到将来某一天演变为富有预见性和洞察力、想象力以及创造力的各类潜能。

更是神奇的是,有一种理论认为,犹太人之所以如此优秀,有那么多人取得了诺贝尔奖就是因为他们从小背诵圣经,刺激了右脑的发展,大了才能有所成就。

的确在这种情况下,孩子对所读所背的唐诗不知其意,就连让我回想自己小时候背了哪些唐诗我都已经记不太清了。

但是“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在我们漫长的一生里,在某个特定情形下,突然能蹦出一两句早已烂熟于心的诗,就能收获一种独特的喜悦,这些都是那些不知道诗词的人无法体会得到的。

看见黄鹂在欢快地叫悦,自然而然就想到“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心情立马轻松愉悦;和伴侣出去逛灯会,却因人流过多走失了,可是某一个转角就看到对方也在焦急找寻自己身影的伴侣,突然就懂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孤身一人奔赴外地工作的时候,懂得了“抱膝灯前影伴身”;快乐的时候,立马“春风得意马蹄疾”。

如果可以,我希望让我的孩子从小就与“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这种富有诗情画意,流传缠绵的句子里相伴,而不是让他们整天听着“我们一起学猫叫”或者“嘴巴嘟嘟嘟”。

当唐诗陪伴着我们的孩子长大,孩子在诗词歌赋中领略生活的美,孩子在受伤受挫时,也有一份常人不能及的慰藉。

孩子的平凡生活因为诗词歌赋却能拥有一个带着诗意的“桃花源”,应该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