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里每一座楼前都摆放着几个垃圾箱,那绿色带盖的垃收箱离远看像邮电局营业室门前的邮箱,静静地守在那里,每天吞吐着无数的废品。

这不起眼的垃圾筒是多少老太太的淘宝箱,她们每天大清早就来翻腾一遍,淘走了纸箱,塑料瓶,被“有钱人”丢弃的衣服,长了霉的米,面……,她们孜孜不倦,按时来光顾,有得只顾把“宝贝”淘走,把无用的丢了一地,天天遭到专门送垃圾的车主的诅咒,也遭受清洁工的白眼,因为老太太们的淘宝无形中增加了他(她)们的工作量。

自从一个老太太在垃圾箱里捡到200元钱(是装在一件旧羽绒服口袋里的)之后,一是得到同行的眼热,二是受到儿媳妇的表扬,每一个垃圾箱都成了几位老太太的聚宝盆一般,天天热热闹闹,明明早上被人翻腾过一次了,上午还有人再捞一次。今天说得这个故事,有点反常,请大家耐心看完。

物业发現垃圾筒里常常有人丢衣服鞋子一类的旧物,便专门设了一个大筐,写明了是献爱心之筐,意思是把这些干干净净半新不旧的衣物收拢来,打包支援贫困地区的,每天在这里丢放的衣物真多,不足两天,筐里筐外堆了一大摊,几个淘垃圾的老太太可得劲了,在里边挑来拣去,把认为好的卷起带走了。

这一天,一个穿着华丽讲究的青年妇女嘴里嘟嘟呶呶地把她婆婆拣回的衣包又给丢了回来,报怨老太太把不干不净的东西朝家带,污染了干净的房间,老太太等她走了以后,小心地把丢在地上的衣服拾到筐里,眼角朦胧着泪花,又来了两位老太太,也是一样的遭遇,不过是她们自己把拣回去的东西带回来的。

这几个老太太家都住农村,是专为接送孙子孙女上学来的,她们都是儿女的“五包员”(包接送孩子,包买菜做饭,包打扫卫生,包洗衣服晒被子,包受气),平时送走了孩子上学后,干完了“包活”,还有点时间,看有人拣垃圾可换点钱便动了心思。果然不枉辛苦,天天都有块儿八角的收入,垃圾筒成了她们的摇钱树,自从听说一个老太太还拣过200元后,更是勤勤恳恳,天天风雨无阻,按时上下班。

因拣衣服带进家遭女儿,儿媳唾弃之后,三个老太太改变了作风,她们知道自己行为丢了孩子们的面子,便再不明目张胆地干了,她们毕竟是在农村过惯苦日子的人,深知当年用布票扯布做衣的困境,眼看着这一堆花花绿绿的半新(有的八成新)不旧的衣服乱堆在这里,有点心疼,便商量着做点好事。

于是,她们把四面八方送来的衣服分开,折叠,打捆,在叠每一件衣服时,都细心掏一遍口袋,(心照不宣了)原来乱七八糟堆放的衣物,经三个老太太的整理,(都是老手)整整齐齐堆在筐里,受到物业主管人员的表扬,也改变了以往对她们的看法。

这一天,高老太(忘了介绍,三个老太一个姓马,一个姓李)在检查一件西服裤时,从后边裤兜里掏出一块手表,一张银行卡,手表已停走了,银行卡还透新,高老太对老李老马两姐妹一亮说,活该咱姊妹三个发点小财,这可是从垃圾里拣的呀。三人高兴一阵子,李老太一想说,不行,这银行卡上不管有多少钱,咱也取不出来,这手表不走了,不知还能不能用,咱还是交给物业吧,兴许还能找到失主,再说了,命穷不发外财人,咱虽说没钱,拣破烂也要骨气,不是咱的别贪着,上交吧,大家同意这样做了。

物业主管接了她们送过来的银行卡和手表以及那条装这些东西的西服裤,上下看了一遍,发現这裤子是名牌,价钱不菲,只是裤子左边口袋处被污染一片黑红不明物,隐隐有一股腥骚味,他对三个老太太说,东西你们先收着,我拍张照片发出去,失主来认领时千万要小心,防止冒领,咱别好心办傻事。

就此引出了一场婚外恋的故事,差点闹出了人命。

失物招领第三天,一个打扮妖艳,口红抹的像刚吃过死狗的

狼嘴一般的女人来认领失物,她说,裤子是她对象的,那天半夜对象喝醉酒回家,脚也不洗想上床睡觉,她去脱对象的鞋,扯对象的裤子,发現裤子上有污染,噁心死了,她拽下对象的西服裤顺手丢进垃圾筐,第二天就连同垃圾袋带下来,顺手把裤子丢到收旧衣的筐里了。物业主管向她裤兜里装什么了吗?她说,不知道,是她对象的,嫌脏没查看。物业主管说,等你对象来了再说吧,裤兜里有重要物品,不能光听你说就给你。

过了一天,女人对象回家找裤子,听说给丢了,气得咆哮如雷,他不疼那块手表(其实手表也值钱,是一块两万多的金表),他躭心的是那张银行卡,那里有一百多万,是一个房地产老板刚转过来的,那晚喝醉酒就是为的这笔钱。知道这女人连裤子都给扔了,恨不得一把捏死她。

这女人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看見男的穷凶极恶的样子,泼劲上来了,又骂又撕,哭着喊着,你个无良贼,霸占我三年了,还不与你黄脸婆离婚,害得我打了三次胎,医生说我子宫壁都刮薄了,再要刮,就不能怀胎了,你个骗子到底要骗到何时?

男子想着一个好好的家,一次醉酒上了这个破鞋的当,与她云雨一夜便被赖上了,粘胶一般甩不掉,动不动就要告他强奸罪,他早已忍够了,假如这张卡找不回来,儿子出国的钱就泡汤了,老婆那泪眼他实在受不了,他越想越气,女人不识时务又骂,你个流氓,占了老娘便宜,提上裤子不认账,再不与那黄脸婆一刀两段,我上你银行去闹,叫你見不得人。

男人听到这里,怒从心边起,恶从胆边生,一把抓住这女人头发抵在地上一顿臭揍,女人被打急了,反手抓住男人的裆部用力地掐,疼得男手双手卡住女人的脖子用力紧扣,直到女子松开无力的手,女人喘不上气,脸色发紫,男人怕出人命才松手,之后又踹了几脚,女人才慢慢缓过气来,不骂了,不打了,还得找卡,女人告诉说去物业找主管经理问一下便明白了。

男人姓孙,是某银行的经理,他在银行担保给一开发商贷了八千五百万,回扣八十多万,连自己私钱共一百一十多万,全在那卡里,叫女人当废品给扔了,能不着急吗?

他通过物业找到高老太太,经过银行验证,卡和表的确是他的,他感激不尽,他为了报答三位老太太,拿出一万元作酬谢,三个老人分文不收,他感谢物业领导认真负责的精神,让物业经理牵头,在一个大饭店里安排了一桌,三个老太太依然不去,她们照旧翻翻垃圾筒,叠叠捐上来的衣物,过着简单而又平凡的生活。

绿色的垃圾筒,比过去干净多了,里边似乎藏着无穷的宝贝,在向老太太们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