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马赛,mate9

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的鼓手尼克马森(Nick Mason)一直是乐队中一个独特的角色,他创作的歌曲远少于其他任何一个成员,但是他又是唯一一个没有缺席阜,马赛,mate9乐队任何一张专辑的成员。

同荷香散尽时,与另外两个打得不可开交的大佬相比,马森也是唯一一个从来都没想过要让乐队成员分开的人。

假如平克弗洛伊德的主导者是马森的话,那么如今他们应该会像滚石和其他老前辈的乐队一样,没完没了地在全世界的体育馆许美静和陈佳明的故事里巡回演出,赚取数之不尽的钞票

——但是遗憾的是他说的不算,所以尼克马森即将在明年和他自己的乐队浪荡夫君尼克马森的一小碟重生之炮灰农村媳秘密(Nick Mason’s Saucerful of Secrets)一起,开始他们的首次美国巡演。

尼克马森(Nick Mason)

在他的个人乐队组建之前,平克弗洛伊德争端的两位大佬:大卫吉尔摩(David Gilmour)和罗格沃特斯(Roger Waters,水爷)分别都向他发来了贺电。

众所周知的,大卫和水爷的不和已经让他们成了摇滚史上最不可开交的死对头,但是不知道为啥,他俩各自和马森的关系剪盲肠都还挺不错的。

“在我看来,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马森说,他试图解释这对冤家之间的僵局,“但是我认为真正的问题是水爷并没有打心眼里尊重大卫。他认为写歌就是一切,至于吉他演奏和主唱,当然不至于沦落到‘是个人就能干’的程度,但是任何事情都应该由创作能力而不是演奏能力来评判。”

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

同时,马森也觉得,自从1985年水爷离开乐队苏博购以后,大卫决定让平克弗洛伊德继续下去,也是他俩之间产生争论的一个关键点。

马森说:“我觉得水爷那会儿离开乐队的时候,是以为乐队就会冰粉娘娘从此暂停,但是大卫的做法让他非常难受。所以水爷总是会持续不断地回忆起这件事,这就像一种持续的刺激。”

“我比爱的吻痕较犹豫,我总觉得我是不是他陷入他俩之间的问题了,毕竟矛盾出在他俩之间,跟我没什么关崔喜坤系。事实上,我跟他俩各自都很处得来,所以当我发现这两个老绅士竟然这么多年还都处于水火不容的状态,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表面笑嘻嘻

平克弗洛伊德在没有水爷的情况下已经持续了20多年了,水爷和大卫的关系也在变得越来越冷淡。虽然在2005年,两人暂时搁置争议在Live 8上同台演出;2010年夏天他们又一起为巴勒斯坦儿童的义演打造了一个欢乐的小型演出,之后大卫还和水爷一起在02体育场演出了《Comfortably Numb》。

但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有想要重归于好的意思。程开耀

反而,在非凡替身过去的整整七年里,大卫英语哥张旭和水爷从来没有共同出现在任何公众场合。尤其是大卫在2014年以平克弗洛伊德的专辑《The Endless River》向已故的乐队成员理查德怀特致敬的时候,他甚至根本乡春迷途没有考虑邀请水爷参加。

最右就是Richard Wright,2008年9月15日去世

“真是奇了怪了!到底是为什么会有人觉得我姜东胜们做啥,跟那家伙就一定有关系?”大卫吉尔摩对《滚石杂志》说,“水爷厌倦了身732357处于一个流行团体(pop group),他更喜欢成为自己徐天官职业生涯背后唯一的力量。只要想到他需要置身于任何需要皿煮的团体,你就会发现他格格不入。”

“另外,当水爷离开乐队的时候,我才30来岁,现在我都68了,等于我都过了大半辈子了,所以现在我们真的没啥共同点了。”

就像很多平克弗洛伊德的乐迷一样,马森非常沮丧于水爷和大卫经年累日的争洋县武小刚端:“他俩关系起起落落,而且每次当遇到重新发布一些什么时候,他们之间的分歧又会加剧彼此的矛盾。”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放弃陆道长很忙了让两人重归于好的念头,马森说:“我带着希望生活,我的意思是,我认为他们不会再以平克弗洛伊德的身份一起巡演了。但是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在吵架,太傻了。”

最后,他是怎么在两个人的连心卡使用范围争执中保持中立,不被误伤的呢?

“当然是绕着点走啦!”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