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奥匈帝国的气数快要走到尽头,但是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眼中,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俗话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就指的是这时期的奥匈帝国。尽管哈布斯堡王朝的宪政实施在1914年的时候已经宣布失败,而且在和平时期的最后一课,显得如此不合时宜的摇摇欲坠。但是,奥匈帝国内外的各种政治势力却突然间发现有必要使这个千年王朝恢复活力:社会主义者因帝国的“超民族”特性而赞美它,德意志人因帝国的德意志文化特色而颂扬它,法国人因帝国的存在组织了德国在中欧形成霸权而讴歌它,英国人、军官、天主教会等等,都发现这个帝国的虚弱及其内部复杂的民族斗争,但却毫无例外地希望实行“联邦制”,为帝国注入新的活力,以防止欧洲出现的动乱。

已经举行过的选举表明,弗朗茨约瑟夫的臣民们多数是斯拉夫人,其中以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的捷克人最为活跃,实行联邦制意味着斯拉夫人将是帝国政治生活的主角,德意志人与马扎尔人则是被吸纳近来的少数民族;德意志人感到高兴的是,联邦制会使马扎尔人从目前的傲慢地位一下子跌落下来,因为他们人口既不占优势,文化又鲜有影响力;对英国和法国这样的局外旁观者而言,联邦制可以避免由哈布斯堡王朝的失败而带来的欧洲大战。

弗朗茨斐迪南被指望在老皇帝死后能够推行新的“解决”方案,他对马扎尔人的毫不掩饰的厌恶之情使克罗地亚人对他抱有希望。但却只不过意味着恢复克罗地亚王国和建立维也纳与它之间的直接联系,由所谓“三元制”取代二元君主国,他断然不敢将匈牙利的塞尔维亚人地区与克罗地亚合并起来,因为那恰恰等于承认了“南部斯拉夫”的理想。故而,弗朗茨斐迪南的联邦制计划只不过是1860年“十月法令”的老调重弹,丝毫无助于解决哈布斯堡王朝的根本问题,即一位哈布斯堡如何能够成为“农民的皇帝”?

在外交方面,正如安德拉西曾经担心的那样,土耳其帝国衰弱以致崩溃的命运很快使奥匈帝国裸露在民族仇恨和斗争的强烈冲击之下。1911年,意大利以莫须有的借口在利比亚发动一场针对土耳其的殖民战争,君士坦丁堡的陆军部却由于私仇和政治冲突而四分五裂,对巴尔干各族人民来说,似乎是天赐良机要让他们摆脱土耳其人的统治。

这一次,巴尔干问题的中心是在马其顿,这一地区没有明确界限,民族构成五花八门,以至于巴黎的一种水果色拉就被命名为“马其顿”。但是,这里却拥有令人热血沸腾的历史,科索沃、奥赫里德、斯拉普里和萨洛尼卡一次次成为各国争夺土地和人民的斗争的焦点。由于苏丹政府应允的改革从未实现过,马其顿的非土耳其人开始要求自治,在萨洛尼卡声势最大的“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的目的是团结土耳其统治下的欧洲各族人民反对君士坦丁堡。今天的就为大家讲述到这里,有不同观点的朋友可以来和我探讨,我们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