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卷五第19个故事《阎罗》

聊斋志异卷五的第19个故事《阎罗》讲述了李中之表面上是秀才,其实是阴司的阎罗,还有一个手下张生。故事描述了李秀才在审判曹操一案,说曹操几千年来都没有审判结果,会不会是故意不判让曹操求死不能呢?

看完整个故事,会心一笑,蒲先生一定是及其厌恶曹操的,否则为何编这么一个故事去损曹操呢?

译文

山东莱芜有个秀才叫李中之,性格正直诚信,不循私情。每隔几天,就会死去,身体僵硬的像尸体一样,三四天后才醒来。有人问他见到了什么,他也保密不说。同乡有个张生,也几天就死一次。(张生)对人说:“李中之,是阎罗。我到了阴司,也是阴司里他手下的办事人员。”就连阎罗王府的大门和正殿的对联,这个张生都能详细的复述出来。有人问:“李中之昨天去阴司有什么事?”张生说:“不能详细的告诉你。只知道他提审了曹操,还打了他二十鞭子。”

异史氏说:“曹操一案,想来已经经过数十任阎罗审理了吧。处罚他转生为牲口或者光脚在剑山上爬行等处罚都应该罪名成立吧,曹操罪恶昭彰,量罪用刑并不费难;可是几千年过去都没能判决出结果,原因何在呢?难道因为被判死刑的罪犯,以速死为快,以免零星受苦,所以才让曹操在阴间迟迟不能被判决,让他求死不得么?太奇怪了!”

原文

莱芜秀才李中之,性直谅不阿。每数日,辄死去,僵然如尸,三四日始醒。或问所见,则隐秘不泄。时邑有张生者,亦数日一死。语人曰:“李中之,阎罗也。余至阴司,亦其属曹。”其门殿对联,俱能述之。或问:“李昨赴阴司何事?”张曰:“不能具述。惟提勘曹操,笞二十。”

异史氏曰:“阿瞒一案,想更数十阎罗矣。畜道、剑山,种种具在,宜得何罪,不劳挹取;乃数千年不决,何也?岂以临刑之囚,快于速割,故使之求死不得也?异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