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之战是大唐与东突厥战争中最关键的一场战争,那么,这场战争对唐朝而言意味着什么?

可以说,此战丝毫不亚于现代解放战争中辽沈、平津两场战役对我国的重要性。在这场大战过后,盘踞在大唐疆域以北的危险被扫除殆尽,也为唐朝的北部防线积攒了实力,为之后大败西突厥奠定了基础。

并且,此战过后,唐朝极少受到来自其他民族的袭扰,突厥的实力得到了极大的削弱,从而保障了中原地区的经济发展,给后来的开元盛世创造了安定的环境。同时,大唐增广了自己在北方统治面积,为后来的北庭都护府的建立提供了条件,也为后来的歼灭西突厥创造了机会。

可以说,在这场阴山之战后,唐朝正式成为东方最难撼动的帝国。

唐朝与东突厥征战多年,公元629年,东突厥的两位将军雅尔金和阿史那杜尔率领突厥部队侵扰唐朝河西地区。当时的肃州守将张世贵与甘州守将张宝相及时商议布阵,联合结成犄角阵型,巩固城防肃清野外,凭借着地利有效抗击异族骑兵。

不久,突厥骑兵采取了各种攻势未果,最终,恼羞成怒撤军,为李世民进攻突厥留下了把柄。大唐名将张公谨觐见李世民,陈述了六点必须进攻突厥的理由,被唐太宗一一采纳。李世民以突厥侵扰河西为名,在当月二十三日昭告天下派出六路军队围剿东突厥。

这场战争由兵部尚书代国公李靖作为主将,张公谨做为副将,此二人掌管中军;英国公徐世勣为通漠道主将,主管东路主力军,直插突厥腹地;霍国公柴绍为金河道主将,主管西侧援军,沿着黄河与两路主力军相互配合。

礼部尚书李道宗为大同道主将,张宝相为副将,主管西北奇袭军,从灵州进发见机行事;幽州都督卫孝杰为恒安道主将,主管燕云守军,防止突厥军在败退后向东逃窜;灵州都督薛万淑为畅武道主将,主管东北斥候军,负责绕至突厥人后方监视其行动。

次年初,李靖带着三千名精锐骑兵从马邑向占襄城轻装进发,希望能给予盘踞在占襄城中的突厥军惨重打击。颉利可汗并没有想到李靖敢孤身陷阵,觉得李靖如此冒进,身后定然有数量庞大的主力部队相随,赶忙将可汗牙帐向后搬了几十里。

李靖深谙兵家诡道,深知此时不易轻举妄动,所以,派出大量间谍挑拨颉利可汗极其部众。此次间谍行动极具成效,在间谍的诱导下颉利麾下大将康苏密带着隋炀帝皇后萧氏及其孙杨政道前往定襄投降大唐。颉利可汗见心腹大将叛变,顿时慌了手脚,率领大军向阴山撤退。

但是,在途中却遭遇了柴绍的援军部队并与其交战,此后,又遭到英国公徐世勣的东路主力军,被打得丢盔弃甲只能龟缩进屯铁山休养生息。经过一番修整,颉利可汗继续笼络了几万士兵。此时颉利可汗已深知自己根本不是大唐的敌手,只能派遣特使前往长安城向李世民请罪投降,表示愿意带着突厥投奔大唐。

颉利可汗表面上归顺了唐朝,可是,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实际上,暗地里却谋划着等到兵强马壮时再次造反作乱。李靖认为:虽然,突厥人服软,但是,他们的士兵仍然很多,倘若放虎归山突厥人定会向沙漠撤军保存战力,倘若放突厥人成功进入沙漠今后将会很难追击。

如今,突厥投降,大唐正派遣使臣前往招抚,此时突厥人必定想不到唐军会大举进攻,此时若准备万名精锐,带着二十几天的粮草,必定会给突厥人毁灭性打击。颉利可汗以为唐朝使者已到,双方已停战,却未曾想李靖麾下的苏定方的先锋军此时已趁着浓雾摸进大营。

此时,突厥人根本无法组织有效进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定方大获全胜,颉利可汗骑上千里马开始逃亡。李靖此时赶到,迅速消灭了一万多名突厥军,擒获了十几万名突厥士兵,缴获了几十万头牲口。

颉利可汗带着最后的一万人打算潜入沙漠另作打算,却被屯兵在交界处的李绩大军堵在路上,颉利可汗麾下五万名士兵惨遭俘虏。阴山一战以颉利可汗的惨败告终,仓皇间颉利可汗慌不择路只能向西逃窜,希望能够投奔吐蕃国亦或是高昌鞠文泰。

在连夜的奔波中,颉利可汗的部下纷纷叛逃,就连颉利可汗的儿子叠罗施也与父亲走散了。最终,身边只剩下几十名骑兵的颉利可汗正面遭遇了李道宗的军队,短暂的战争后张宝相擒获了颉利可汗。

李世民最终没有杀掉颉利可汗,而是赐予颉利可汗王号、官职,将其软禁在长安城中。后来,随着突利可汗的归降,突厥各方贵族等悉数归降,突厥势力自此销声匿迹了。

太上皇李渊听说颉利被擒获,感叹道:“当年汉高祖被匈奴困在白登(今山西大同市东北),之后没有能够报仇成功。而今天我的儿子能灭突厥,我没有选错人,还有什么好忧愁的呢!”于是,在凌烟阁设宴庆贺,并亲自弹奏琵琶,唐太宗则亲自舞蹈。

参考资料:

『《阴山之战》、《新唐书》、《旧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