歙,恬妮,彳亍

​​文:一叶浮生

大多数人知道唐伯虎,大概都是源于这个充满着浪漫主义的故事——唐伯虎点秋香,毕竟才子佳人自古以来就是绝配,人们有理由相信,一个才华卓著的大才子,就该有这样一段风流韵事。然而故事里的唐伯虎潇洒不羁,为美人倾心一醉,故事外的唐伯虎虽是一样的放浪形骸,却实在没什么心情醉倒在温柔乡。


唐伯虎,名唐寅,又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是明朝中后期著名的书画家、文学家,他和同一时期的祝允明、文徵明、徐祯卿并称为“吴中四才子”。不到弱冠,他已在乡间小有名气,除了应邀给不少人写过墓志铭外,还另有不少书画作品,然而本是后生可歙,恬妮,彳亍畏的弱冠年纪,却偏偏在24岁鹅掌花的价格这一年,遭逢了人世间最大的苦难。

这一年,唐寅还没有在父亲的病逝中回过神来,他的母亲、妻子、儿子、妹妹就相继因病去世,这样一连串的沉重打击,把一个风度翩翩、恣意张扬的年轻人一下子击垮了,他想要饮刮脂藻酒买醉,却发现家道中落的唐家,早已支撑不住这样的开销,生活似乎把唐寅的门窗都关上了,还顺便踹了他一脚。没错,这才是现实中落魄的唐寅。


所幸,唐寅还有头脑清醒的诤友祝允明,他劝唐寅重振精神,努力准备科举考试,科举考试对古代文人来说,真是一剂强心剂,当生活失去希望时,有一个可以为之奋斗的目标该是何等的重要啊!唐寅不负众望,28岁那年一举考取了应天府乡试的第一名解元,为此他还高兴的写下了诗作答谢考官。

《领解元后谢主司》

壮心未肯逐樵渔,秦运咸思备扫除。

剑沈沫秦朔贵百金方折阅,玉遭三黜忽沽诸。

红绫敢望明年饼,黄绢深惭此日书。

三策举扬非古赋,上天何以得吹嘘?


这次登科,仿佛一抬手便扫除了他这么久以来的霉运,他看着自己的满意成绩恣意狂笑,三载苦读,其间虽然出了一次岔子,但好歹最后的结果令室贺豹马人欣慰,这总该是苦尽甘来的前奏了吧!然而正当唐寅沉浸河畔居客栈在未来可期的美梦中的时候,命运的齿轮再一次逆转了。

按照古代的科举考试制度,考过了乡试就有了功名傍身,是可以授予低等官职的,如果想要再上一级别,接下来一步就是用展寸诚要考更高等级的会试,对于乡试中了头甲的唐寅来说,想来在会试里中我满足姥姥个进士并不是什么难事儿,然而让唐寅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自己还没进会试的考场,就先进了大狱。


出于善交朋友的习惯ypx69,唐寅有祝允明和文徵明这样品行端洁的君子之交,重生之翡翠王子却也有像徐进这样文子轩表白叶洛洛防不胜防的小人之交。在准备会试的过程中,唐寅认识了来自江阴的徐进,徐进一张巧嘴,十分善于左右逢迎,考虑到会试太难,他便想出贿赂考官提前透题的损招,中国历代对科举舞弊都是严惩不贷,徐进东窗事发,倒霉的是一圈儿和他认识的朋友也被连累,悲催的唐寅也是其中的一个。

出狱后,本来有望做官的唐寅,被贬为浙藩小吏,古代官与吏之间泾渭分明,成为吏,意味着今生应该没有多大的可能再步入正常的仕途了,更别说秉国权衡。气愤而又无奈的唐寅,坚决不去上任,他唐伯虎什么脾气秉性,怎么能idfa是什么在官场上这般屈就厮组词?他赌气一般地跑回家,然而等待着他的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久后他和第二任妻子闹僵,一纸休书,一拍两散。


这就是才子唐伯虎的前半生,仿佛坐在一叶小舟之中,一会儿是桂林山水的静谧恬然,一会儿是壶口瀑布的惊涛骇浪,可以说,二十岁到三十岁这十年间,唐伯虎经历了别人一辈子都难有的“奇遇”。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没有了父母之爱,没有了妻子之怜,甚至连工作都没有了,是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但难难难道德玄是,当一个人已经失去得一无所有,再也不能失去什么的时候,那么就该是开始得到的时候了吧。


唐伯虎把自己的热情给感觉蒋依依好有心机了书画,把自己的乐趣给了酒色,他靠书画赚钱,有时候为了谋生也画画春宫图,活得像个浑浑噩噩、不思进取的堕落青年,只是他心里却活得比谁都明白。37岁那年,他朝思暮念的桃花庵终于建成,桃花庵里按照他的要求遍植桃树,每到暮春,桃花竞次开放,整个庵里仿佛一处世外桃源,唐伯虎坐在庭院中,看着满眼繁盛的桃花,喝着酒壶里刚刚酿好的桃花酒,有直躬救父那么一阵子,他觉得怕是神仙也不过如此了吧。

《桃花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古宁村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FreeOTP,无花无酒锄作田。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有的人在历经千帆之后彻底被生活击溃,做了生活的妥协奴仆;有的人却跳出了生活的桎梏,站在了只属于自己的一百胜统一认证平台隅,笑傲生活。唐伯虎无疑就是后者,生活给了他太多的考验,但到最后,他却在自由自在中大彻大悟了人生的另一种活法。


苦难,对于才子们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屈原不被楚王重视,继而写作《离骚》;杜甫历经战乱,才终成诗圣。生活的种种阅历,在岁月女奥特曼姐妹洗练后都变成了心底的那份敏感,只需一两盏酒牵引,便会滔滔不绝、奔涌而出。


本文由卓米诗词汇签约作者原创,版权归卓米诗词汇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