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古以来就是诗歌的国度,诗歌文化,是我国文化界最为灿烂夺目的明珠之一。由古至今,诗歌界才人辈出,留下了许多流传千古的绝世佳作。

即兴诗是诗歌的一种形式,所谓的“即兴诗”,就是作者依据眼前之景象,即时作出的诗作。由于即兴诗有着即时性,因此难度较高,最能反映诗人的才思敏捷度。历史上才思敏捷的诗人很多,也有一些流传很广的即兴诗作。但是论及最负盛名的即兴诗作,当属三国时期曹植(字子建,后世多以“子建之才”比喻人的才华之高)的七步诗最为著名。

曹植是曹操的第三子,曹操最爱其才,有心继位于他。其兄曹丕也负大才,却逊色于曹植,但是于政论方面超越曹植。曹操的立嗣之争,其实主要是曹植与曹丕的争夺。曹植虽得曹操偏爱,却几乎是一个纯粹的文人,不谙政治,不工心计。曹丕则不同,深通“尔虞我诈”之法,最终在谋臣贾诩的帮助下被立为曹操的继承者。

曹操去世后,曹丕被立为魏王,不久曹丕强迫汉献帝禅让于他,史称魏文帝。曹丕对于当年的立嗣之争耿耿于怀,害怕曹植仍然有可能威胁到他,遂起杀心。与众臣商议之后,决定让曹植在七步之内作诗,若是作不出,则当庭诛杀。曹植忧愤已极,遂于七步之内,完成了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丕听罢,念及兄弟之情,想起往日种种,顿时惭愧不堪。于是放了曹植。

曹植的七步诗,语言虽简,意蕴却甚为深刻,动人之心弦。千百年来,七步诗流传甚广,人人交口称赞。不过,关于七步诗是否为曹植所在,尚有些许争论。且七步诗还有一个六句的版本,上述的版本乃是四句版本,流传最广。此处便不再作讨论。

作即兴诗,郑板桥也是一个好手。郑板桥是“扬州八怪”之一,性情较为怪癖,才华很高。郑板桥上任潍县知县时,有一回知府大人路经潍县,依照礼数,知县当出城迎接。不过,郑板桥深知这个知府大人乃是混上去之流,无真才实学,故不把他放在眼里,便没有去迎接。知府大人怀恨在心,伺机要修理郑板桥一番。

在一次酒宴上,知府和郑板桥俱在。差役端来一盘螃蟹,知府大人看到后,便计从心起。他要求郑板桥即兴以“蟹”为题作出一首诗。郑板桥若是作不出,知府大人就好当众羞辱他。郑板桥晓得知府是想难为自己,也不愠怒,便随口吟出一首诗:八爪横行四野惊,双鳌舞动威风凌,孰知腹内空无物,蘸取姜醋伴酒吟。

知府大人虽无真才实学,却也听出郑板桥是在讽刺自己,羞惭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