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仁发(1254-1327) 元画家、水利家。字子明,号月山道人,年十八,举乡贡。祖籍是徐邳三山人(今江苏铜山县境内),他的祖先迁移至浙江嘉禾(今嘉兴)青龙镇,任仁发即出生于此。 任仁发约在至元十六年(1279),以南宋举人的身份,自持名刺往见时任中奉大夫浙西道宣慰使游显。游氏是蒙元军队中战功卓著的北方汉人将领,深受元世祖宠信和器重。游氏慧眼识才,遂纳其为幕府中的宣慰掾,负责整理文书档案。后招安海岛有功(招安:统治者劝诱武装反抗者归降。),引为青龙水陆巡警官。旋缮补大都(北京)水闸,疏浚河道有功,擢升都水少监。黄河决口,又指挥抢救,率众筑堤,以固河防。晚年主持疏导吴淞江。大盈港、乌泥泾等河流开江置闸,镇江练湖治理,皆主其事。官至浙东道宣慰副使。由于他的恪尽职守和治水才能出众,得到了元帝和许多蒙元高级官员的器重。但也因此导致了一些南宋遗民文人对他的疏远。

任仁发的《二马图》卷,到是幅有着明确讽刺内容的作品,画面很简单,画幅前边是一匹壮实、膘肥肉厚的花马,昂首,踏着轻快的碎步,尾巴扬起飘动,显得自在得意;随在这匹马后边,则是一匹骨瘦如柴的马,条条肋骨清晰可见,它低着头,步履蹒跚,尾巴卷缩着,显出吃力疲惫的样子。画家以极其写实的手段,采用勾勒的笔法,描画了马匹的轮廓,线条极富表现力,然后赋以色泽,颇具唐人画马的传统。

贪官污吏凭什么给自己套上马缰?

画卷的拖尾,有元代鉴藏家柯九思等人的题跋,将任仁发与元代最著名的书画家赵孟頫相提并论。画卷上,还钤有乾隆、嘉庆等清代皇帝的多枚鉴赏印章。

受到约束的必然是被欺压阶层

这幅并无任何其他背景和道具的《二马图》卷,看似简单,其实寓意深刻。内容的关键在于画幅后面画家任仁发自己题写的一段文字。他在跋语中先叙述了所画的肥、瘦二马:“肥者骨骼权奇,萦一索而立峻坡,虽有厌饫刍豆之荣,宁无羊肠踣蹶之患。瘠者皮毛剥落,啮枯草而立风霜,虽有终身摈斥之状,而无晨驰夜秣之劳”。在写完对两匹马的评语后,作者笔锋一转,进一步议论道:“世之士大夫,廉滥不同,而肥瘠系焉。能瘠一身而肥一国,不失其为廉;苟肥一己而瘠万民,岂不贻污滥之耻欤!按图索骥,得不愧于心乎?”

与虎谋皮、自不量力

看了这段跋语,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任仁发是借用两匹马来评论官场的得失利弊。他将画中的肥马,比喻成为官不正的贪官,他们吸食民脂民膏,故而肥壮;又将画中的瘦马,比喻为廉明勤政的清官,因为忙于政务而累得皮毛剥落,骨瘦如柴。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作者在画中还安排了一个不大为人注意的细节,那就是那匹肥马马首挽着笼头,但是缰绳却松开了,拖在地上;而瘦马不但有笼头,缰绳还套在马脖子上。一匹是没有约束的脱缰之马,失去了控制,就会无法无天,鱼肉百姓而肥己。另一匹是有约束的拴着缰绳的马,有了管束才能尽心尽力,克勤克俭。在这里任仁发以隐喻的手法又进一步阐述了自己对于官吏管理的看法,讽刺了那些"肥一己而瘦万民"的贪官污吏,而为那些"瘠一己而肥一国"却不被重用,终生不得志的士大夫鸣不平,借以表达自己刚正不阿的心态。其用心可谓十分良苦。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如果一个社会缺乏了某种监督和制约的机制,腐败就将滋生。

任仁发还是一位很有成就的水利专家,曾先后主持修治浙西吴松江、大都(今北京)通惠河等工程,并有水利工程著作传世。他官至浙东道宣慰副使。1953年,在上海青浦县出土了一批元代的文物,其中竟然有一方是任仁发的墓志,虽然字迹剥蚀漫漶,很多字已然无法辨认,但从中还是得知,任仁发生于南宋宝祐二年(公元一二五四年),与著名书画家赵孟頫同岁,卒于元泰定四年(公元一三二七年),与史籍记载年七十三岁完全吻合。

任仁发除长于水利外,亦爱好书画,擅人物和马,自称学韩斡。亦工书,师法李邕。他的绘画,继承了唐宋以来重视写实的优良传统,又有新的发展创造。其画中的人物全着唐人装束,人马均用游丝描法,用笔工细圆劲,设色古雅纯净,意态生动自然。一般他的画不画背景,较多地保留了唐人的遗风。古人评其画马可与唐代曹霸、韩干比高低,且“笔意独得”。曾画《熙春天马》、《渥洼天马》2图,收藏于秘书监。所著有《浙西水利议答录》十卷。存世画迹有《二马》、《张果见明皇图》、《秋水凫鹥图》等,收藏于北京故宫绘画馆。

为了不触及蒙古人敏感的政治神经,元代初期的书画界盛行一股舍南宋而直入晋、唐的复古思潮。复古派的代表人物是赵孟頫、鲜于枢等人。就任仁发的画马而论,明显是直接师承唐人韩干和北宋李公麟的画风。韩、曹两人的传世真迹毕竟稀如麟凤,而李公麟应该对任仁发画马艺术的影响至深。

综观任仁发的画马,有以下几个明显特征:马匹肥壮体健,皆为绢本设色,采用均细圆劲的铁线描勾勒,淡彩晕染,无白描作品,画面中除人马以外不作背景陪衬;完全遵循了唐代画马的风格,水平高超。故其画马之名当时可与赵孟頫相提并论,元代最负盛名的鉴藏家柯九思题任仁发《二马图》云:“自曹、韩之后,数百年来,未有舍其法而逾之者,惟宋李龙眠得其神,本朝赵文敏公得其骨,若秘书监任公,则甚得其形容气韵矣,岂易得哉!”(见宗典编《柯九思史料》)。大意说几百年来没有人超越唐朝韩干、曹霸的画马,只有宋李公麟得其神韵,本朝的赵孟頫得其风骨,任仁发则神韵风骨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