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2年,由曾国荃率领的湘军与李秀成率领的太平军展开的持久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虽说,曾国荃的部队此时要面临十倍于自己的敌军,可是,太平军也并未仗着人数优势讨到便宜。对于曾国荃来说,整场战役就像一块难啃的骨头,但是,湘军仍然凭借惊人的战斗力化险为夷,用了四十天的时间创造了以少胜多的神话。

李秀成拥兵二十万,而曾国荃则只有区区两万,这种局面下曾国荃是如何翻盘的呢?虽说,太平军有着压倒性人数优势,但是,湘军的防守阵型十分严密,李秀成始终无法得逞,最后,李秀成打算围而不攻,切断湘军的补给线使湘军不攻自破。

此时的曾国荃如同身在地狱一般,每天面对敌军的每次冲锋都像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曾国荃也清楚敌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但是,这群草寇却有着近乎病态的信念与不怕死的勇气,让人十分头疼。

相比于湘军,太平军的人数优势也给李秀成带来了难题,那就是粮食供给明显不足。由于即将入冬,二十万太平军的吃喝保暖都是很严峻的问题,况且此时的洪天王早已躲在安乐窝中不问世事,只能由李秀成自己解决。

眼见兵粮所剩无几,再熬下去自己的部下不是饿死就是冻死,李秀成坐不住了,主动向曾国荃出击,想要速战速决。第一轮进攻,李秀成派兵绕道进攻湘军的西侧,因为,湘军从西侧运输粮食,李秀成觉得若能切断西侧的补给线,曾国荃的军队必死无疑。

为了更有效的杀敌,曾国荃命令士兵们等太平军离近了再开枪。李秀成早就领略过清军的战术,所以,嘱咐士兵在冲锋时要时常卧倒躲避子弹,即便如此,太平军还是在湘军的射击中损失惨重。

第一轮进攻失败,李秀成不打算给曾国荃喘息的机会,短暂修整后包抄曾国荃部的后路,想要再次切断湘军的补给。没想到,这次曾国荃早就做足了准备,巩固了后方防御,李秀成连着打了好几天也未取得进展。

两次进攻皆以失败告终,李秀成决定举全军之力硬碰湘军主力,这次李秀成从后方运来大量先进的热兵器,包括洋枪、火炮等在当时比较先进的武器。

虽说,太平军的装备提高了一个档次,但是,装备上仍无法与湘军比肩,湘军的所有火器都是从安庆的军工厂中批量生产的,远非太平军使用的土制洋枪可比,所以,曾国荃部士兵采取的战术也十分简单,那就是龟缩在阵地中防守,大量减少伤亡。

李秀成亲自上前督战,曾国荃也始终在鼓励着守军的士气。曾国荃在前线指挥时,被流弹炸到,口吐白沫,但是,仍不顾受伤坚持指挥。有了曾国荃做表率,湘军士兵们纷纷拿出不畏生死的勇气,根本不让太平军踏进战壕一步。

正当此时,噩耗传来,太平军又多了三四万援军,形势再次倒向了太平军。让曾国荃措手不及的是,在湘军抵抗太平军正面进攻的过程中,太平军居然在暗中修建地道,还听说李秀成下了个命令,让手下赶制了一大批棺材一样的木头箱子。

原以为制作这批“棺材”是李秀成打算给湘军送葬用的,可是,太平军却把每个箱中都灌满了土,并将箱子垒成掩体。久经沙场的曾国荃很快就猜到了李秀成的阴谋,原来,这些木头箱子只是“明修栈道”分散湘军的注意力,太平军的真正目的是挖掘地道来场奇袭。

曾国荃命令手下用炸药将每个地道炸毁堵死,使李秀成束手无策,战况重新胶着起来。曾国荃认为时机已到,从部队中挑选精锐组建成冲锋队,对太平军发动突袭,太平军根本没想到湘军居然会主动进攻,被杀得丢盔弃甲乱了阵型。

正当曾国荃打算与太平军决一死战时,好消息终于传来,清朝援军抵达。就这样,李秀成在第四轮攻势中再次无功而返,双方都觉得再打下去粮草军备都撑不住了,李秀成一方首先撤军,这场战争虽以平局收场,但是,对于兵员数量稀少的曾国荃部队来说无异于大胜利。

最后,太平军势竭了,英勇顽强的湘军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成功地守住了大营。血战四十六天后,李秀成只得在十一月二十六日下令撤围,率军自南门进入天京。李世贤率部退到秣陵关。至此,十三王回援天京的作战完全失败。

此时的雨花台上,仍旧高高飘扬着清军的旗帜。

在整场战争中,我们能看到双方将领的军事素养极高,阴谋阳谋穿插使用,使战局变得深不可测。虽然,我们如今气定神闲的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谈论这段历史,但是,我们始终无法否认这两人都是当之无愧的豪杰。

雨花台大战,太平军无论在人数、兵器、地势等方面均占绝对优势。然而,昔日的太平军数千可敌数万,如今,太平军数十万却不能胜数万,完全是将骄兵疲的结果。如果李秀成以优势兵力稳扎稳打湘军不败也难了,但李秀成过于急切,等他再想到要断敌粮道时,已为时已晚... ...

参考资料:

『《太平天国雨花台之战》、《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