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在开元盛世之后变得骄傲自满,宠幸奸佞,尤其宠爱胡人安禄山。安禄山狼子野心,起兵造反,锐不可当。官军不敌,节节败退,最终京城沦陷,唐玄宗西逃,半壁江山落入敌手。这就是影响深远的安史之乱,使唐朝由盛转衰。

邓州南阳(今河南南阳)人张巡,博览群书,尤其精通兵法,他志向远大,不拘小节,心怀忠义。安禄山谋反时,很多州县望风而降,当时张巡为真源县令,他的上级谯郡太守杨万石叛变,逼张巡为长史,去迎接叛贼。张巡愤而起义,联合单父县尉贾贲,收复雍丘县,与叛贼对抗将近一年,杀敌甚多。

后来,张巡退守宁陵县,宁陵县隶属于睢阳郡,且与睢阳郡治所睢阳县相邻,于是张巡与睢阳太守许远、城父县令姚訚等人合兵守城。睢阳地理位置很重要,是叛军南下江淮地区的必经之道。

安禄山被其子安庆绪所杀,安庆绪成了叛军首领,派部下尹子琦率兵十万攻打睢阳,志在必得。睢阳守军只有几千,张巡激励将士固守,从早上到中午交战二十次,士气不衰。许远自以为才能不及张巡,便专门管理军粮武器,而将军事指挥权交给张巡。张巡虽然兵少,但他足智多谋,屡屡以少胜多,未尝一败。

张巡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想射杀叛军主帅尹子琦,但不能辨别尹子琦在哪里,因此削尖蒿秆当作箭矢,射了出去。被射中的敌人一看是蒿秆制作的箭矢,非常高兴,以为张巡箭矢用光了,才会用这种没有威力的蒿秆箭矢,于是向尹子琦报告。尹子琦得知后,防备稍稍松懈。张巡派部将南霁云射尹子琦,一箭射中尹子琦的左眼,于是叛军撤退。

当初,睢阳城有六万斛粮食,可以支撑一年,虢王李巨调出一半粮食去支援濮阳、济阴,许远坚持劝阻,而李巨不听。济阴将士得到粮食后当即反叛朝廷。如今张巡守城日久,粮食吃完,士兵每日只吃一勺米,饿的啃树皮,煮纸充饥,幸存下来的将士只有一千多人,都饿出病来没有拉弓的力气,救兵也不来。

叛贼得知睢阳城内的情况,趁机急攻。贼兵用云梯攀城,被张巡的人用钩子钩翻,又被焚烧掉。贼兵又用钩车、木马进攻,都被张巡破坏掉。贼兵服气张巡的机智,不再进攻,便在城外围守。

张巡的士兵很多都被饿死,幸存下来的士兵也都病瘦乏力。张巡将爱妾带来说:“诸位长期乏食,而忠义不减,我恨不得割下自己的肉让诸位充饥,难道会舍不得爱妾而让诸位挨饿吗?”于是杀掉爱妾让将士分食。这时城中的鸟雀,老鼠以及铠甲,弓弩上的皮都被将士吃了。

御史大夫贺兰进明节度各军,屯兵临淮,许叔冀、尚衡驻军彭城,都观望不肯出兵救睢阳。张巡派南霁云向许叔冀求救,许叔冀不答应,给了几千匹布。张巡又派南霁云去临淮向贺兰进明求救,贺兰进明也不答应,只是设宴款待。南霁云想到将士们一个月粒米未进,不肯独食,并自切一指,想激贺兰进明出兵,贺兰进明依旧拒绝。南霁云离开,来到真源县时,得到李贲赠送的上百匹马,来到宁陵时,得到城使廉坦的三千士兵,入城时与敌人交战,只剩下一千人。

叛贼知道张巡没有外援,围攻更急。众将士商议逃到东边,张巡、许远认为:睢阳是江、淮的保障,如果抛弃,贼人就会乘胜南下,江、淮必亡。况且带着饥饿的士兵逃亡,必然失败。

十月的一天,叛贼攻城,将士们病的不能起身迎战,于是睢阳失陷。张巡等人宁死不降,被贼人杀害。

之前,唐肃宗下令让中书侍郎张镐代替贺兰进明指挥各军,率领四个节度使救睢阳。张镐等人赶到睢阳时,是张巡死后的第三天,张镐命中书舍人萧昕为张巡写悼文。

当初张巡被叛军围攻甚久,粮食吃完后,起初杀战马充饥,战马吃完后,又杀城内百姓充饥。睢阳城有六万人口,有三万人被将士杀死吃掉,城破后,活着的百姓只有四百而已。

被围久,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人知将死,而莫有畔者。城破,遣民止四百而已。——《新唐书》

乃括城中妇人;既尽,以男夫老小继之,所食人口二三万,人心终不离变。——《旧唐书》

析骸易子守孤城,六万惟馀四百人。生道杀民民不怨,千年庙食尚如新。——南宋诗人徐钧

张巡若不吃人充饥,则将士无力守城,而为守城吃掉3万人,真的有必要如此守城吗?

张巡杀人充饥,在当时已经是路人皆知了,有人议论说:“张巡起初固守睢阳时,有六万百姓,既然粮食吃光,却不送百姓出城求生,与其吃人,难道不如活人吗?”

时议者或谓:巡始守睢阳,众六万,既粮尽,不持满按队出再生之路,与夫食人,宁若全人?

当时张澹、李纾、董南史、张建封、樊晁、朱巨川、李翰等人称张巡阻挡叛贼入侵江、淮,使天下不亡,正是他的功劳。李翰等人都是知名人士,所以天下再无异议。

于是张澹、李纾、董南史、张建封、樊晁、硃巨川、李翰咸谓巡蔽遮江、淮,沮贼势,天下不亡,其功也。翰等皆有名士,由是天下无异言。

于是唐肃宗下诏,追赠张巡为扬州大都督,嘉奖他的子孙,在睢阳立庙,年年祭祀。后来皇帝命人为张巡画像,列入凌烟阁。

宋代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议论说:“唐朝人认为保全江、淮是张巡,许远的功劳。睢阳虽然是进入江、淮的门户,但既然叛贼已将睢阳包围,叛贼若取江、淮之地,绕后即可,睢阳岂能遮挡道路?应该是张巡善于用兵,叛贼畏惧张巡为后患,不灭张巡,不敢南下。”

史书参考《新唐书·列传第一百一十七·忠义中》

流年檐下雨,浮世阶上苔。我是作者【檐雨阶苔】,欢迎关注。